“我的墓地” 西安三位bob代理向死而生的墓园设计

    

做墓地没用,但是至少是我们自己说了算的事情。因为之前的所有项目我们都说了不算,但是做这个东西我们说了算。其实我们设计完,在心里也就建造好了。

                                                ——雷俊杰




空间的诗人

“我想生前是个诗意的人,死后也应该是。”

园在于游

在园中游,体会时间与空间的变化。


模度人:175是个模度

模度人的概念源自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他把人做为尺度,致力于建立起空间和人体之间和谐关系。

在雷俊杰的墓地中,所有的尺寸都以雷俊杰的身高1.75为模度。

“这里都我是按我的身体尺寸作为建筑的模度尺寸,

这是我伸手的层高,

我的门洞就是我的身高,

门的宽度、桥的长度都是按我的尺寸定的。

只有这样,我才能认为这是我自己,

这是我的归宿。”

隐藏入口

通过这面墙,来到世界另一边。

墓志铭:像个傻子一样

墙上有行小字:Like a Fool

冥想之室

冥想之境,绿意盎然。

静谧与希望

过了个这山门,便是绿洲。

回来之路,带有希望。

建筑的“心法”

建筑之事,拿可丈量去描述不可丈量。

一切都是圆的

“地面突起的石头,就像我要传达建筑关系。

石头从地里长出来,上面有花花草草,

和大自然融合的十分巧妙,

没有冲突,没有对抗。”

通过圆这个可度量的范畴,

抵达内心虚无的那个圆。


“水是一个最温柔的状态,

可以照见很多东西,让人能够达到一种平静。”

“加上柱体后,空间发生了无限延展,

柱子与柱子之间形成一种静谧之感。”

“在沉重的建筑里开一刀,

打破宁静,指向深远。”

“我觉得孤独并非消极,

而是一件积极的事,

深深的孤独引人一种思考,

让人感受自己,表达自己,忠于自己,

孤独,是一种最好的方式。”

胡斌的开场充满黑色幽默

“如果有一个终极死亡的理想,

我会化成一个光圈。”

“人生是一个圈,一个轮回,六道都在轮回中,

我觉得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开一个口出去,摆脱轮回。

我觉得最牛逼的应该是这样。”

“我们贵州那边是喀斯特地貌, 有很多山路。小时候我经过这样一个山洞,”

“在山洞里,光从洞口照入,感觉特别安静,我在里边有种睡着了的感觉。

后来才明白,你在这里边的感觉,无形中就像胎儿在母亲的肚子中,这是我的一个印象。”

“如果有一天死去,做不到虹化的状态,我会找一个可以寄情的东西,把全部的精神意志投射在这上面。”

明 沈周 《庐山高》


“这幅画比较接近我小时候游玩山的状态。所以我觉得这个山体环境是我比较理想的状态。我就把这个地方假设成我的坟墓。

在一幅画里把自己的精神意志投射进去,这就是《画葬》的来历。”

“我规划了一个平面图,先到香堂上香和祭拜,完了之后,可以在河道边上洗手、洗衣服、洗脚,你再走到我的墓室来看一下。”


“平面其实与内经图接近,但是我把它中间开了一个缺口。”

“在我躺的地方我会做一个水潭,水源自是外面的飞流瀑布,还会用到金属来做一个映衬,产生金生水的概念。”

“我的终极理想,最后不是留一个具体印象的墓穴,不是一个圆一个句号,不在乎是否有被人记住。祝在场的朋友都能够摆脱轮回。”

面对死亡这个沉重的话题,三位淡然地侃侃而谈。他们用各自“无用的”墓地设计,抗拒世俗对死亡的负面理解,逆向思维将其视为生的起源,墓地不仅是逝者安息的地方,更是生者的一处风景,参透人生的一种方式。

瑞典斯德哥尔摩森林墓地


如果这一行没落了,你会干什么?

胡斌做猪肚鸡。

雷俊杰:猪肚鸡如果干得不好呢?

胡斌:涮锅吧

雷俊杰:牛B

胡玮:学厨师吧

雷俊杰:你不是卖画吗?太善变了

胡玮:如果这个行业不行了,画就更难卖了。我还是先炒炒菜,顺便再卖卖画。

雷俊杰:如果这一行没落了,我就当网红。我花了四天时间,邀请15位bob代理,挨个去拜访、拍照。我也不大会拍照,其实我的拍照就是咔咔咔三四十张,从中选一张,我认为是从肺里面笑出来的那种状态。我要求他两点,你闭上眼睛往死笑,笑出声,然后咔咔我最后选择我喜欢的那一张

胡斌你是天生的好吧,你就要不停地干这个事儿。

如何看待现在审美的一致性?

有没有想过去改变这种一致性?

胡斌:能把自己改变就不错了。

胡玮我觉得改变很难,我未必能改变,但是我一定会挑战。最起码我觉得对于自我是一种挑战。在我看来“美”其实是一种探索,或者说是一个不断寻求的过程。所以我会不断探索、不断挑战。

雷俊杰:关于审美的一致性,我想说两点。

第一,这是工业化生产带来的结果。工业化大生产,必然会有一些大型材料厂商,需要设立某种流行趋势,按照它的系统,完成大量采购。这背后其实一个巨大的利益链条。

然而我想说的是,虽然所有的商业判断都离不开商业操作,但是我们能不能更理性一点,做更高级一点的材质判断。

第二,我会思考如何去改变,我做且亭交流会就在改变。我选了15位有不同代表性的bob代理,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好好做设计,就能把钱给赚了的样本。他们各有各的方法,各有各的态度,相同的是他们都能好好的设计就把钱给挣了。

圣桦林地板苏泉总经理分享

今天咱们谈“我的墓地”,其实源于我们处在一个大变革的时代,各种问题都暴露出,我们很多时候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

谈生与死,就是不断去追问你过往,你是谁?从哪来?将要到哪去?这个话题能够将大家共融进来,因为每个人都有这个命题,每个企业都会考虑明天会不会衰亡?包括今天你们刚才谈的12个问题,也在想这个行业怎么办,我怎么办?

其实,每一个行业,无论材料、无论设计,都不可能被某一个东西来取代,首先的前提就是个做好自己专业的事,我们有太多没做好的,都值得回头再做一遍,做好了就是创新。

大家能坐到这儿来,其实都在找一个基点,大家需要这么一个交流的平台,互相学习,互相促进帮助,这就是最大的价值。


现场提问环节

Q:我原来接触过很多沿海的设计公司,西安设计公司在这方面,你认为跟沿海的一些设计公司差距有多大?

雷俊杰:我认为差距不大。差距在于我们没有跳出来。

他们先决的条件是更早的商业化。其实我认为西安有很多bob代理,同样不比他们差,我做且亭活动就把这些人挖了出来。我认为现在最有发展有空间的一定是西安、西北,因为其他地方已经受到挤压了,他们反而会来西安做事情。

而且我认为商业不是所有设计公司最终要达到的彼岸。如果说挣钱的来说的话,西安的设计公司没有达到商业的初始规模阶段,材料系统欠发达。但是我认为西安的文化系统和组织机构有它的优势,我也同样认为西安有一些热血青年,热爱设计,热爱这片土地。

和美国的发展一样,美国一开始是东海岸兴盛,然后是西海岸,我们不妨到西部这片地方坐下来。


撰文:南蛮蕙子

活动主办


且亭西安

媒体支持


设计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