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斌 胡斌 |

胡斌,山涞设计咨询创始人。

电话联系 400-029-0776 在线联系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胡斌 2020/07/05222浏览


方欣窥妙偈,遽拟谢尘踪


穿过钟楼喧嚣的街市与人流,

来到升闲,

多重拱券的走廊,虚室生白,

让人顿觉隐入了另一方世界。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据bob代理说,走廊的灵感正来自陕北窑洞。

在陕北,有一种下沉式的四合院窑洞,

坡道幽暗,前院光明,窑洞室内又比较幽暗。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除了拱券结构,在升闲你也能感觉到如身临窑洞般的光线明暗变化。

推开房门,身处阴翳的室内,心也在不知不觉中沉静下来。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得升闲,不盈尺



升闲给人的感觉是安静的,自然的,朴素的,

没有过多刻意的装饰。

空间里随处可见颇具亲和力的复古元素,

陶罐、方角柜、马槽、磨盘、小石碑……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推拉门上半透明的樟子纸来自日本,韧性十足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经过时间打磨与包浆后的老榆木,

带着烟火气,散发着淡淡的气息,

你能感觉到,一些的微弱的东西在与你共鸣,

并不是所有东西都要有强烈的感染力。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虽然只有12间客房,

12间房却各不相同,

妙偈、逢醉、坐忘、卧云……

诗意的房名,如同开启房间的妙眼,

对应着微妙不同的入住状态。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在很多人眼里,升闲的风格颇似日本的侘寂风。

侘寂 wabi-sabi,日本文化中最醒目的美学传统,

侘,是简陋,是质朴,不完美,

寂,是旧,是时间的光泽。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这些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青睐小众的侘寂,

正是因为世界越热闹、拥挤、嘈杂,

我们内心就越需要保持自我,需要对比,需要不同。

物质越发达,人们越会有这种拧巴的需要。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虽无嘉花异卉,必有疏竹卷石



有意思的是,bob代理并不认为这是日本的侘寂,

侘寂本就源自中国的禅宗,

而禅宗又是外来佛教与本土道教的结合。

从古时起,文人对于书斋的装饰

向来热衷于追求本心。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斑驳的墙面,有如江南户外被雨水冲刷的痕迹,与周边颜色相互映衬着,呈现出迷人的渐染。



“观古高士之庐,

几榻有度,器具有方,

爽而倩,古而洁,一登其堂,

便有高雅绝俗之趣。”

大有“斯是陋室,惟吾德馨”之境。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以房为机,造景换心



不管是侘寂,禅意,或是文人雅趣,

升闲都在尽力把物欲的东西屏蔽掉,

让身体回到自然,

最本真的东西才会从内心升腾出来。

对我们今天的人来说,

欲望,是极难彻底斩断也不必彻底斩断的,

但精神上的超脱,却是一种共同的向往。

在钟楼脚下造隐世居所,西安又添一家好品味的设计民宿

设计日记/山涞设计



我问过几个老西安人,他们怎么辨别东南西北。

当然这种辨别已经下意识了,但这个下意识,

大多是因为他们心里有一个钟楼而产生的,

让他们瞬间有了方向感。

人流反复,生气涌动,暮鼓晨钟,旅人与市人混杂,

只要在这座城市,或多或少都会路过钟楼,

它的房顶像一个三角

把空间时间和城市独特的生气稳健的锚固在这个情景之中,

这也是我们做这十二间房的一个追溯点。

“刻舟求剑”这个说法,在物理操作上是失败的,

但其心理层面的操作,或有可能性。

十二间房当然有其独特的名字,

皆出至诗句典故,但这并非表达的重点。

以名为眼,去着力时间,以名为法,

进入诗句若有若无的情景。

也是在钟楼附近的此情此景。

并非需要钟楼时时尽显窗前,

你知道它就在你身边。

“刻舟求剑”,一个房间传递一种维度,

十二种气息,一呼一吸,

钟楼那把剑,随时可取,一房一舟,

在人与情景的共振之中摇曳。

取名“升闲”,以升为刻度,隙闲为庭。

古人谓“虚室生白,吉祥止止”,

虚于饰,而更近本心,得方寸释然,与心和谐,心自超然。肃然清远,妄心亦自消磨。

宅如何养人,是以去其浮,而泽神,清雅净爽,而空阔无尘。

升亦是空间,不盈尺,不寡淡,这不多不少之屋子,忘形忘利,闲适得度,人室方才互养。

“胸中所养已浩然,尽付得丧于茫茫”。

如今酒店空间形式更迭,发展迅猛,

但大多只是奇淫巧技,只为夺人眼目,所谓追求舒适,

也不过是身体浅表的体感,每种感受多一分,

耗力耗神,无共情,也无共养,眼目求新,

而“心目”渐钝。

观古高士之庐,几榻有度,

器具有方,爽而倩,古而洁,

一登其堂,便有高雅绝俗之趣。

一斋幽舍,目之所及,一几一柜,

一罐一瓶,一对联而已,铺张合式,

清清冷然,俯仰之间,气韵自彰。

虽不效世俗,

无嘉花异卉,必有疏竹卷石,

得岑寂之妙,是以精神有所寄,足以陶幽情。

以房为机,我们造景无非以心换心,

当下心力所及,即成空间,不做过多增减变更。

如此空间不再是形式之学,乃心性之学。

在中国,有一等之境界方才有一等之艺术,

有通透的胸次,方才得通透的场景。

所谓“相由心生”,

无非是这颗遥望钟楼之心的念念倾注。

心渐无景,而钟楼常在。

不仅于“侘寂”的蓝本,

而真把寻栖之息,实实安住,

亦把心安住。此放心之方寸,

于过客,于常客,“同类相感,同气相求”。

后 记




另外,隐逸的bob代理不仅辞雅气锐,还尤善思辨,采访中的对话片段,在此与对bob代理感兴趣的朋友分享。

 

Q:这里的画拿不走?

A:对,固定的,石膏板直接钉上去。

Q:为什么不是可以拆卸的?

A:就是让它变成固定,就是不换。为啥要换呢。比如说你去喜欢个人一样,你就一直喜欢她,喜欢喝单丛就一直喝单丛,我喝普洱不行,我就喝单丛。

Q:会不会缺乏变通?

A:那么多人变通,我们就不变通。

Q:看来你是一个用情专一的人。

A:还可以。

 

Q:升闲是侘寂风吗?

A:我们怎么可能做侘寂。

Q:但是很像。

A:很像不代表的是。你说湖南菜像不像川菜?赣菜像不湖南菜?普洱像不像黑茶?

 

Q:我觉得里面挺有那种阴翳之美,尚暗不尚明。

A:对,光线太强就把它(室内)穿透了。包括那些窗户,我们专门改小了。

Q:你不喜欢明亮?

A:不太喜欢。我比较喜欢阴郁的东西,可能我心里太阳光了,这叫阴阳平衡。





  

收藏本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